怀旧营销崛起网站运营

来源:互联网 / 作者:SKY / 2018-02-27 15:13 / 点击:
那年我18、晒军装、还是喜欢辣条······

我们大多数人理解的“热点”营销实质上根本不存在,充其量是在添加热点元素。市场上的人都是聪明的,都知道去迎合热点,最终成就了热点,热点越变越大,而“我的品牌”掉进海量的所谓的热点中。

况且“热点”营销中的主要力量来自“神经刺激”,每次你都能抢先抓到“热点”还好,要不然等“热点”都变成了普通“信息”,“热点”营销还有什么意义?

所以,我说“热点”营销已死

怀旧营销是一个更好的选择

那年我18、晒军装、还是喜欢辣条······

如果说“热点”营销需要向前的争分夺秒;那怀旧营销就是向后的有条不紊。

当大家都争分夺秒地向前跑的时候,我们有条不紊地倒着走或许更能精彩夺目。

怀旧营销同样有“神经刺激”的作用,但它与“热点”营销不同,它是菲利普·科特勒提出的一个专业术语。

指在营销活动中给予消费者一定的怀旧元素刺激,激发消费者的怀旧情怀,勾起他们记忆深处的共同的记忆符号,以此来引发购买倾向。

《混沌时代的管理和营销》一书中提到:随着 2008 年金融危机的影响逐步深化,企业、产业和整个市场摇摇欲坠。在这个动荡的时代下,人人自危。人们的不安和恐惧心理逐渐显露出来,消费者开始选择一种安全的心理慰藉,用来逃避残酷现实,以得到暂时的心理安宁。于是,怀旧日渐成为一种普遍的社会现象。

也是在 2008 年, 80 后集体怀念起了他们的初中时代,回忆被聚焦在了人教版( 1991 年)的初中英语课本上的李雷和韩梅梅身上,就这两个人的IP,还延伸出了不少话题呢!对,就是这对终没成眷属的老情人。

这一年,《南方周末》把这种把集体回忆李雷和韩梅梅的现象上升到社会学高度,认为这一现象属于集体记忆,这一动作属于集体怀旧

从 2008 年到 2018 年这十年,互联网一直在高速发展,抓“热点”这件事情从未被耽搁过,就连与之毫无关系的卖建筑材料的企业也要注册个微博来抓热点,以此自称:“正在做社会化营销”。

大兄弟呀,都到 2018 年了,我们稍微回头看一看吧!

王菲和那英在 1998 年的春晚上演唱了《相约98》,时隔 20 年,今年再度合作,一起演唱了《岁月》。

今年春晚,《还珠格格》中的皇后与容嬷嬷,再次同台演出,出现在小品《为你服务》中。春节期间,湖南卫视罕见地播放老片子,重播早已停播的《还珠格格》。

热点IP被哄抢,快得不成样了!而令人怀旧的IP正躺着聊。你们为什么不抓抓怀旧元素?

正是因为怀旧,让 39 岁的周杰伦的出场价依然猛涨,这也是他为什么一把年纪了还在描写高中生的小情绪。

“高中三年  我为什么  为什么不好好读书  没考上跟你一样的大学”“我在这等钟声响  等你下课一起走好吗”——《等你下课》

OPPO,这个疯狂砸钱签当红明星代言,冠名热门综艺节目的国产手机品牌,在去年签了周杰伦,也许他们发现了怀旧元素更加吸引 90 后。

不过,在广告领域,相比抓热点,运用怀旧元素的作品还是很少。

怀旧营销开始崛起

在 2017 年我发现,即使把一个小癖好丢进互联网,也能迅速发现一堆“知己”,互联网与消费者的现实生活已经高度重合,这种高重合度造成了消费者群体逐渐地基于兴趣,细分出大量的子市场。

以前的妈妈抱怨,“我家儿子太爱看电视了!”

现在的妈妈抱怨,“我家儿子太爱看番剧/ 美剧/ 英剧/ TVB了!”

细分市场太多了,我们该怎样抓住消费者的共同属性?

实际上,市场的细分有点像喷头洒水,洒水之前水在管子里,我们很容易堵住管口;

开始洒水之后,管口源源不断地四面喷水,这个时候若想去堵住管口,已经太难,我们有更好的办法是堵住喷头里面的管子

也就是说,过去的“大市场”现在被细分成了密密麻麻的“小市场”,我们要想再次抓住消费者的共同属性,更好的办法是追本溯源,寻找这些“小市场”的消费者们过去都有的相似的经历

现在好了,大家都在疯抢“热点”,怀旧营销还没有被广泛重视,与怀旧相关的IP,还被大量的闲置着。

既然不用争分夺秒一惊一乍地就能有条不紊地做好怀旧营销,为何不尝试一次?

怀旧是什么样子的?

许多研究证明,人们会在日常生活中频繁地产生怀旧情绪。一项针对 80 后的调查也显示,43.7%的人表示自己有时怀旧,37.5%的人经常怀旧,从不怀旧的人只有1.5%。

怀旧曾经被认为是一种生理疾病。在 17 世纪,瑞士医生JohannesHofer创造了“Nostalgia”这个词,用来形容瑞士雇佣兵因远离家乡参战而产生的一种对故乡的思念之情。他认为这是一种大脑神经元病变导致的疾病。

怀旧的内容有 2 种类型。这两种类型的故事主角都是自己,但Wildschut等人(2006)发现,大多数人怀旧内容更类似于以下第 1 种,也就是说,比起单独回忆起过去某一个时间段的自己,我们更倾向于怀念自己与重要Ta人的互动,彼此共同经历的那些有纪念意义的时刻等等。

第 1 种:

“那时候的我,还是一个少女,在他面前我毫不掩饰。我在马路上大声呼喊‘我喜欢你’,看着他在人群中羞怯的窘态,我内心竟有一种得逞了的狂喜!”

第 2 种:

“那时候的我,还是一个少女,我总喜欢花花洋装和妈妈梳妆台上那支色彩最鲜艳的唇膏,喜欢在校园里的马路中央,小跳奔跑,高声歌唱。”

阅读延展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