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v6,我们起了大早赶了晚集互联网

来源:互联网 / 作者:SKY / 2018-06-05 15:02 / 点击:
我们总说要大力发展物联网,可是物联网发展的基础就是万物互联,万物互联互通的基础就需要IP地址,用IP地址来标识各个物体的身份,IPv4显然已经不够了,必须要引

IPv6是Internet Protocol Version 6的缩写,是替代现行版本IPv4的下一代IP协议。IPv4在诞生之初,理论设计容量可容纳35亿个左右的IP地址,当时认为这些海量地址足够用,随着互联网的蓬勃发展,很快发现现有的这些地址远远不能满足需求。

在1995年初,IETF提出了IPv6,IPv6不仅补足了现有IPv4的缺陷,最为关键的是可以提供海量IP地址,解决IPv4地址日渐枯竭的问题。欧美等发达国家在互联网发展早期有较大优势,分配了大量IPv4地址,而中国等发展中国家互联网起步较晚,分配到的IPv4地址很少。

在2011年2月,IANA已将其IPv4地址空间段的最后2个“/8”地址段都分配了出去,IPv4分配完毕,中国拿到的IPv4地址较少,可中国的互联网近些年快速崛起,IPv4地址根本不够用。

IPv6

针对这样的现状,我国早在2003年就提出了发展IPv6的计划,还基于IPv6建造了一张全国教育网,供大学院校使用,各大网络厂商也在设备上实现了IPv4和IPv6,当时欧美国家对引入IPv6并不积极,它们手上有大把的IPv4地址可用,根本不缺地址,根本没有推动的动力。但我国不一样,眼看着IPv4地址都没有可用的,所以在积极宣传和推动IPv6网络的落地,可实际上,经过几年的推广下来,实际应用部署的IPv6网络少之又少,再后来关于IPv6的声音越来越小,以至于前两年都很少有人提及了。

然而,这两年我们突然发现,欧美国家甚至是一些发展中国家在IPv6上已经走到了我们前面,全球IPv6的用户数已经占到了全球互联网用户数的14%,欧美日在IPv6的部署上遥遥领先,印度,越南等部分发展中国家也处于IPv6应用的前列的态势。截至2017年12月底,中国IPv6用户数才排在第14位,甚至比印度、越南都要少。我国IPv6用户普及率排在第67位,IPv6用户数占国内网民数的比例仅为0.39%,表明我国IPv6实际应用程度非常低,作为拥有最多互联网网民数量的大国,如此低的IPv6普及率让我们情何以堪?美国已经将网络向IPv6升级定位为国家级战略部署,并得到坚决执行,美国IPv6用户数已占其网民总数的37%,排名全球第二。在IPv6方面,我国再一次落后了。

我国的IPv6为何起了大早,赶了晚集。

首先就是利益,运营商也是企业追求自我利润。现有的基础网络投资建设了几十年,都是依据IPv4网络协议建造的,花费上万亿元,升级到IPv6的成本无疑是一个天文数字。从骨干网到城域网要全方位支持,需要认证,计费,用户接入网关设备都要大规模投入,资金缺口非常大。再有越是稀缺资源越是具有价值,IPv4地址短缺已经成为运营商的头等大事,想从运营商手里拿公网IP是比较困难的,而IPv6地址太多了,多到不值钱,全世界的每一粒沙子都能分配一个地址,这样运营商可以利用手工的公网IP获取利益。

其次是我国整个IPv6的端口迟迟没有开放,国际的带宽也不够大,国外IPv6服务也没有在中国落地,应用和网站上IPv6的迁移严重滞后,支持IPv6的终端太少,这些严重拖了我国IPv6发展的后腿。

第三是我国虽然很早就提出了要大力推广建设IPv6,但当时的IPv6技术并不够成熟,网络核心技术仍在欧美,欧美网络厂商不做积极回应,让我国的IPv6很难部署落实下去,当时国内的网络厂商技术还比较弱,连IPv4还顾不过来,忙着和欧美厂商抢市场,根本无法顾及IPv6,所以IPv6就被耽搁下来。等我们反映过来的时候,欧美国家已经走到了前头,将我们再一次落在了后面。

好在,这两年我国已经意识到这个问题,尤其是云计算、大数据、物联网新技术的出现,对IPv6的引入更为迫切了。我们总说要大力发展物联网,可是物联网发展的基础就是万物互联,万物互联互通的基础就需要IP地址,用IP地址来标识各个物体的身份,IPv4显然已经不够了,必须要引进IPv6。这一次应该是动真格的了,2017年11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推进互联网协议第六版(IPv6)规模部署行动计划》,提出用5到10年时间,形成下一代互联网自主技术体系和产业生态,建成全球最大规模IPv6商业应用网络。

在国务院印发的“十三五”“国家信息化规划”中也明确提到,到2018年,我国IPv6将大规模部署和商用,到2020年,互联网全面演进升级至IPv6。最近,各大运营商也在内部调查在网设备支持IPv6情况,以便向IPv6网络过渡做准备,IPv6网络建设项目也随之多了起来。国内涌现了华为、中兴等一批优秀的网络厂商,在IPv6技术积累上也不弱于欧美,在IPv6的标准制定上也有一定的话语权,这都为IPv6的部署实施提供了可靠保证。

IPv6比赛的前半程我们已经落后,但还远没达到终点,我们还有很多赶超机会。也有人认为我们在IPv4和IPv6上都已经落后,莫不如转投IPv9。IPv9来源于中国,基于IETF的RFC1606和RFC1607文件中的精华设计而成,采用的是自主知识产权、以十进制算法(0-9)为基础的IPv9协议,但这个标准目前还存在争议,对于其应用价值及与其他网络的兼容性方面还处于研究阶段,并未得到国际的广泛认可,而且仍处于理论阶段,未来前景未知。

所以还是要脚踏实地得做好IPv6再去考虑IPv9。就像做移动网络,从2G、3G到4G,以及现在的5G,2G到4G我们一直是一个追随者,到5G我们才成为一个真正的标准制定参与者,在移动通信领域做到了领先。在有线网络里同样,我们要先做好IPv6,也许IPv6并不是网络的终结,IPv6也存在很多自身协议问题,也要不断发展,那就等我们将IPv6做好,再去考虑后面的事情。

【编辑推荐】

Doss攻击的资源有几种,如何防御? - 网络·安全技术周刊第346期

两大运营商争相升级IPv6 对我有何影响?

专家:中国拥有IPv6地址量居全球第二

别再喊口号了,IPv6要具体怎么做?运营商给出细则

展望全新互联网A5 IPv6部署的爱与恨

阅读延展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