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张嘴就月入百万,你所不知道的音频网红正在浮出水面模式

来源:互联网 / 作者:SKY / 2018-01-22 15:53 / 点击:
2014 年 5 月,程一在甘肃省台做播音,每天下班后利用空余时间录制自己的网络电台节目。彼时,荔枝等新型音频节目平台兴起不久,没人知道网络电台的前途,而程一

2014 年 5 月,程一在甘肃省台做播音,每天下班后利用空余时间录制自己的网络电台节目。彼时,荔枝等新型音频节目平台兴起不久,没人知道网络电台的前途,而程一可以算是第一批试水者。

那时,程一在省台的地位绝不算高,与常见的故事不同,这不是「知名媒体老师投身互联网创业」的情节。事实上,不仅程一的领导认为程一在网络电台上的试探是徒费心力,他的同事们也不愿意掺和他的新事业。

在他人眼中,程一那时拿着 4000 多元的工资,还有极大的上升空间,为什么不专注于提升自己,却要摆弄网络电台这些花活儿呢?而且,与程一相同的是,省台的工作人员基本都是专业播音员出生,对于「录播」的网络电台,对年轻人疯狂加后期的这些玩意儿,他们中的大多数,在内心里恐怕是鄙夷的。

然而程一在当年就尝到了甜头, 2014 年尚未结束,通过在粉丝群体里售卖自己的录音CD,程一赚到了数以万计的收入,甚至超过他的年薪。彼时的程一当然还未创业,甚至连自己的微店、淘宝都没有。在意识到声音可以变现之后,程一未加犹豫便从省台辞职。

在最开始的一年半里,程一一个人包揽了整个程一电台从内容到运营的所有工作,并几乎以一人将程一电台打造成国内最大的网络电台,其 4 亿的收听量与与其他节目不在一个量级,程一电台在荔枝上有 160 万订阅,在网易云音乐上也有 109 万,每晚都有400- 500 万人在收听他的故事。

程一电台的主要受众是 20 岁左右的年轻人,其中大多数都是女生。在结婚生子之前,青年的感情丰沛却又没有出口。他们有大把的时间,却常常过着离乡漂泊、缺乏社交的生活。他们的孤独无处宣泄。大城市本地的孩子即便习惯了周末宅在家里,他们也随时找得到朋友一起玩,面对丰富的机会,他们显得从-容不迫。而外来的青年哪怕热衷出门逛逛,除了一个人光临商场、博物馆,往往不再有别的选择。

恐怕最懂这种孤独的人就是习惯深居简出生活的程一自己,为了追求更好的陪伴孤独的人们,有一段时间里,程一在尝试人头录音夜里一两点左右,把话筒带上床,想象着自己在情人耳边讲故事,吹气,模仿盖被子和翻身的声音。这是一种在YouTube上已经很流行的录音技术——ASMR(颅内高潮),听的人会感觉血液涌向脑后,腰背酥软发麻,像是猫咪尾巴恰巧在痒心处骚过一般,产生难以形容的愉悦快感。

“白天录音就录不上那种感觉”,程一说,“如果自己的声音念出来都没有感动自己的话,那你肯定感动不了别人的”。深夜来临,更真实的人间生活才刚刚开始。躺在床上对着话筒说话久而久之成了他的日常习惯,“睡前如果不录东西的话总觉得少了一点什么,录完会睡得更踏实一些。”

随着粉丝听众队伍的壮大,程一招纳了一批粉丝帮助自己运营电台,并开始培养团队的内容策划能力。 2017 年,程一获得魅动力领投、真顺等基金跟投的数百万人民币天使轮融资后,公司进驻北京,开始谋划网络电台的更多玩法……通过网络电台,当年月薪 4000 的省台播音员已经转身成为身家千万的公司CEO了。

程一电台闯出了一条不一样的网络音频变现道路。他的故事似乎证明了,除了抓住人们对知识充电的焦虑之外,抓住人们的孤独情绪、抓住人们的情感依赖,也可以吸引众多的粉丝拥趸,走出一条商业化的路子来。

张张嘴就月入百万,你所不知道的音频网红正在浮出水面

(少以真面目示人的:程一)

在所有的媒体形式里,音频这种媒体属性是最具有伴随性的,也有利于粉丝与主播之间建立情感联系,形成粘性更强更牢固的关注关系,是一条独特的“成名之路”,在前互联网A5,工作于传统电台的程一虽然最开始只是懵懂的感知到互联网是一波大的趋势,但过往的经历让他对声音背后的情感力量比别人有一个更深刻的理解。

程一说,听众有时候就是需要一些能陪他们睡觉的东西。如果我们放眼世界,你会意识到日本声优数羊的CD在很多年前就是常见的周边产品。

在整个语音直播的生态系统之中,情感陪伴是一个大门类,主播或分享故事、或朗读美文,总能击中听众们敏感而带着伤痕的心灵,为他们带来治愈的体验。

艾媒咨询发布的《 2017 年中国在线语音直播市场专题研究报告》显示, 2016 年在线语音直播用户规模为0. 69 亿,预计 2017 年底用户规模达1. 12 亿,增长率为62.3%, 2020 年预计突破 2 亿用户。

相比 2016 年的火爆, 2017 年的视频直播行业似乎渐露颓态。而此时,在线语音直播作为直播中的一种另类方式正在年轻人当中迅速蹿红,而用户市场的火热也带动了内容市场的繁荣,据了解目前业内像“程一电台”这样的音频主播已经有 300 万之多,而此前某媒体曝出的“荔枝某音频主播月入百万”的消息,又加剧了外界对这个群体的关注。

音频网红,一个原本关注于情感交流这种形式,隐藏于情感陪伴,古风,二次元等亚文化群体之下的主播群体,正在逐渐浮出水面。

02

被音频直播改变人生的远不止程一一个,相比于高度同质化依靠大胸长腿吸引点击率的视频直播,音频直播的千姿百态,让更多风格特异的人们找到了归宿在这里栖居下来。

古风音乐是 21 世纪新出现的一种音乐风格,其特点是:歌词古典雅致、措辞整齐,宛如诗词歌赋,曲调唯美,注重旋律,多用民族乐器,不同于摇滚音乐的金属感和古典音乐的厚重感,古风音乐自有其独特的中国式美感。

在音频直播平台上,古风音乐可谓是最受欢迎的节目类型之一。不少古风音乐圈的爱好者们在这里上传自己录制的音乐作品,也有主播干脆开起了语音直播,在直播间开唱,和听众连线互动。曲调就是其中之一,在做直播之前,他曾经是一位音乐教师。

曲调对音乐的喜爱,大约是来自于爱好音乐的父亲的影响。耳濡目染之下,曲调的人生轨迹和音乐紧密地联系在了一起:高中时,他所在的是音乐特长班;随后,他以音乐特长生的身份参加了高考;在大学学习音乐专业毕业后,他还当过音乐教师。

曲调本该按照工作时教书育人,闲暇时弹琴谱曲的轨迹这么走下去的,但仅仅一年后,他就辞去了这份教师的工作。问及理由,他只是轻描淡写地说,“觉得日子太无聊了”。

辞职后,凭着表演功底和口才,曲调找到了一份婚庆主持人的工作。没有工作的空余时间里,曲调便会登陆某视频直播网站,在摄像镜头面前一展歌喉,日子倒也过得悠闲自在。他说,这纯粹是出于唱歌的爱好,倒不是看重那一份打赏的收入。

阅读延展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