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币圈毁灭的创业者:幻想一夜暴富 却亏掉200万团队解散经验

来源:互联网 / 作者:SKY / 2018-02-11 15:03 / 点击:
上了交易所,韭菜随便割。在区块链这场革命浪潮下,ICO却成了那些难以为继的创业项目最后的救命稻草。

被币圈毁灭的创业者:幻想一夜暴富 却亏掉 200 万团队解散

上了交易所,韭菜随便割。在区块链这场革命浪潮下,ICO却成了那些难以为继的创业项目最后的救命稻草。

文 | 铅笔道

穷途末路的赌博者

摆在戴民(化名)团队面前的有两条路:一条是年底项目被熬死,另一条是杀进币圈,赌一把ICO

对于一个正在垂死挣扎的创业项目来说,ICO就是一根及时的救命稻草,抓住它几乎是本能反应。戴民能想到的最坏结果是不会怎么亏钱,大不了亏一些边角料的钱,大不了亏投资人的钱。

非风口赛道,草根团队,没有形成闭环的商业模式。戴民团队做了 10 个月的项目W, 100 万天使轮资金早已见底,“没钱砸了”。他们去接近区块链,就像饿猫闻到了鱼腥味。“圈里区块链最火,所有的钱都往里砸。只要跟区块链沾边,都不缺钱,跟区块链没有半毛钱关系的上市公司,扯上区块链能有好几个涨停板。连项目都没有的东西能ICO圈钱几个亿。”

“ICO是最快能拿到钱的方式,上了交易所,韭菜随便割。”相比其他案例,W的团队也颇有信心,“空气项目都能做到,我们和实际的项目结合,应该比他们好融钱”。

2017 年 11 月,W团队正式筹备ICO。而在两个月前,戴民还完全是个区块链小白,只知道有人做区块链,玩代币,这玩意很热;但不知道别人是怎么圈钱的,不知道怎么发行代币,也不知道比特币和以太坊有什么区别。在网上查资料,都是一知半解。

真正带W团队上道的,是那位关键先生Z。他是币圈大佬级人物,说东就是东,说西就是西。他帮别人做过很多空气币,兜里揣着几十个亿。融入Z的话语体系里,戴民觉得很震惊,“ICO就是天上掉馅饼,一夜暴富的东西。不敢不相信,事实就摆在眼前”。

而且他知晓ICO的门槛竟然如此低:只要有大佬站台,任何人都可以做。除非要开发自己的链有难度,但国内的创业公司大多没这个能力。

有关键先生出谋划策,手把手教学,W团队算是知道了通往财富之门朝哪儿开。推开这扇大门,路径也清晰易操作。

1、币圈ICO老司机领进门学习套路;

2、外包技术、白皮书;

3、找大佬站台;

4、联系海外基金会、注册公司、律师认证等;

5、私募;

6、巨额交易费谈妥交易平台;

7、打点媒体刷一波宣传;

8、上线发币;

9、坐庄操作价格;

10、收割韭菜;

11、走向人生巅峰… …

在熟悉这一系列套路之前,戴民也走了弯路。前期他们团队自己研究区块链合约计划,折腾一周后发现,外包公司都是现成的,用代币交易,直接丢给你。

在他们入场之前,圈内早已形成了一条完整的产业链:网站、产品、白皮书… …此外的成本,还要打点顾问,多为帮别人做过ICO的创业者,安排媒体发软文,他为此一口气投入了 50 个以太坊。“免费的午餐,没有人拒绝,苍蝇多得很。”

W的ICO之路前半程都很顺利。首先,他们有足够分量的大咖站台,即那位关键先生Z。 12 月底风声已收紧,不少大佬已经很少出来站台了。另外,私募金额超预期,领投的是那位关键先生Z,其他人挤破头往里扎,戴民觉得根本不需要这么多钱。

微信图片_20180209095643

无论站台还是私募,都是口头承诺,并没有白纸黑字。私募到账的前提是,项目方要与交易所完成谈判,可以顺利发币。

“今天 200 万美元,明天 300 万美元,火币给到W的上币费一天一个价。原来可以直接给代币,后面要以太坊或比特币,再后来直接要等值现金了。”虽然如此,如果没有关系,并不能和火币的人建立起联系。

1 月 30 日,W团队终于以 200 万美元的价格搞定了火币,戴民也觉得这把稳了,火币门口还有这么多人排队,而他们只需等着私募的钱一到账,在 1 月5、 6 日之间便能顺利发币。

按照计划,一夜暴富,财富自由,这些马上真的不是梦一场。然而眼睛一闭一睁, 12 个小时后,梦碎只在一夜之间。私募的大头,关键先生Z的私募款进不来了。“他说我们一个合伙人操作不当,让他失去了信心,要规避风险,白皮书中把他的名字抹掉。”具体哪些地方出了纰漏,戴民对铅笔道称不便透露。

“搞砸了。” 戴民觉得可能是这些大佬钱赚够了,现在不想冒险,而是有了信仰,要忙着把技术去落地。他心里明白,更实际的原因是扑朔的政策风险。“这些大佬也不敢玩了,闻风丧胆。”

早在 12 月底,关键先生便告知他们, 1 月 25 号是个关键节点,不要撞枪口。“因为 1 月初,投资圈大佬频繁的高调发声,放利好消息,引韭菜入场。监管更早地来了。 迅雷被约谈,人人被退币,网易的宠物币还没上线即被喊停… …”

戴民以为自己在年前赶上了早班车,没想到成为了这波洪流中被甩掉的人。他们也没想过继续重来,这个圈资源一次就用光了。

私募的大头资金未到账,W的发币计划也随之流产。而此前打点关系的交易,他们通通要用以太坊去偿还,约合人民币 200 万元。

以为做ICO没有成本,不过是搭上团队的劳动力,如今W团队不仅搭了功夫,还赔上了底裤。“公司早就没有钱, 200 万核心团队承担,卖车卖房。”

几天前,W团队以过年放假的名义解散了。在梦碎前的某一刻,戴民曾幻想过这样的计划:暴富之后,他要把此前想做的项目自己掏钱去做,再也不去求投资机构,自由自在做想干的事儿。

阅读延展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