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财经作者的24小时:体验中国公司时刻经验

来源:互联网 / 作者:SKY / 2018-01-31 15:00 / 点击:
这是 2018 年 1 月很普通的一天,与平日唯一的区别是天气降温,说要下雪。早上 4 点半,闹钟响了,夫人订了5 点的神州专车 来接。要赶6: 55 浦东飞北京的航班。

一个财经作者的24小时:体验中国公司时刻

这是 2018 年 1 月很普通的一天,与平日唯一的区别是天气降温,说要下雪。

早上 4 点半,闹钟响了,夫人订了5 点的神州专车 来接。要赶6: 55 浦东飞北京的航班。4: 50 打电话给司机,电话那头说睡过头了。

4:52,再打过去,说一个小时后才能赶过来。又气又急,赶紧叫滴滴专车,还好,六七分钟后,车来了。

每个人对预定的服务都有依赖感。坚强的承诺是客户依赖感的来源。惨的是,服务掉了链子又没有备胎。 所以我们永远需要竞争性市场。

一个财经作者的24小时:体验中国公司时刻

6 点多,机场休息室。以前的老同事发朋友圈,一图一言,“勤奋不重要,不要脸才是决胜关键!”

一个财经作者的24小时:体验中国公司时刻

够丧的! 平时我会一笑了之,这一刻情不自禁跟了一句,“往里面可以填进去各种公司”。

老同事回了一句:“用在公司身上不够正能量吧。”

可是,如果把要脸不要脸理解为文明不文明、诚信不诚信、有底线无底线、真善美与假恶丑,为什么不能放呢?至少,不放公司,放它们的某些行为是可以的。

是什么触动了我,生出填空的想法?

是前一天,乐视网复牌时的那一刻, 18 万多的投资者眼看一字跌停。按基金公司的估值调整,接下去可能还有十几个跌停。果真如此,乐视网市值将缩水到 100 多亿,其历史最高峰是 1700 亿。

《每日经济新闻》刊登了一篇评论,《乐视 8 年的A股史:贾跃亭是唯一的“人生赢家”》,因为乐视网通过IPO、定增和发债共融资 91 亿,贾跃亭姐弟通过高位减持合计套现139. 84 亿,贾跃亭通过逾 30 笔股权质押套现约 300 亿,融创入主还套现 30 多亿。

我在短视频中评论说,乐视网的灾难是 18 万投资人为贾跃亭的孽债埋单,为中国不健康的资本市场埋单 。 这么多问题,会计师在财报中是怎么一年年通过的?券商是怎么推高股民预期的? 两年多前,华创证券在《互联网生态帝国渐成形》的报告中预测,乐视网 2017 年的对应市值空间为 3471 亿。

乐视网是怎么变成超级乐观的代名词的?也许已经无法还原这个循环,但谁都明白,今天的破灭,和当初对真实的蒙蔽,对风险提示的刻意忽略,是分不开的。

很想看看,这些学历和智商双高者们今天的脸。

一个财经作者的24小时:体验中国公司时刻

不止乐视网,还有一刻也让我心里堵得慌。

候机时在朋友圈通过链接看新闻,一条关于亚投行两周年的新闻。看到最后是“热门推荐”,一共三条:“姚明因病抢救无效离世”,“李小璐聊天记录被曝光”,“翁帆终于爆出……”。看到姚明的标题,一惊,点一下,要先下载APP。仔细分辨,才明白原来有个作曲家叫姚明。

一个财经作者的24小时:体验中国公司时刻

机器算法和AI正大行其道 。但算法的标签是人设定的。机器说,你们就关心这些,你关心的就是头条。 且不说很多人根本不关心八卦却不断被推荐,即使八卦大概率地是人的普遍偏好,是不是推荐越多对用户越好?

不是要做道德判断,想说的是, 任何一种搜索引擎,都不应偏离帮助用户节省搜寻成本的基本目的。 如果所谓“智能化搜索推荐”的目的不过是千方百计拉长用户的使用时间,无所不用其极地让他们陷溺于某些东西,将把用户导向哪里?

人性中有两种永不消失的动能,都客观存在。用最简单的分类法, 一种 动能是你幼小时父母教你、你有子女后再教他们的方向, 一种 是你希望子女规避、少染、至少懂得节制的方向,前者可称明性,后者可称暗性。线下实体世界和线上信息世界的一个重要不同是,在线下,绝大多数商品与服务必须诉诸前者的方向,比如安全、可靠、高性能、美好。没有哪个消费者会选择不安全、不可靠、性能不良、形象粗鄙的东西,因为它们对人的物质利 益构成伤害,人一定会趋利避害。基于此,线下竞争,只要公平,基本是优胜劣汰,自由选择的结果是择优选择。

而在互联网信息世界,那种你希望子女规避、少染、节制的内容,因为人性中的暗性,也因为“私密性消费”无人约束,会不断地潜滋暗长。

人在物质世界和精神世界的消费标准的这种二重性,决定了精神文明的进化远远落后于物质文明的进化。 也注定了,在互联网信息世界,劣币驱逐良币会在相当程度上长期存在。

谷歌“不作恶”的道理就在这里。恶是人性的一部分,那就不要再恶上加恶。能扬善固然好,比如推出像谷歌学术这样的产品,比如利用机器算法制止虚假信息泛滥;假如做不到,非要“Machine Talks",互联网公司起码要不断提醒自己,不要尽往和公序良俗相背的方向推荐信息,虽然那意味着流量。扎克伯格最近已经痛定思痛,决定尽可能采用有信誉的新闻机构的信息。

想想吧,你愿意让子女活在一个怎样的精神世界,就应该给他们怎样的引导。

一个财经作者的24小时:体验中国公司时刻

这个A5崇拜成功,且将成功简化为财富数字,而不管它是不是泡沫化的,吹出来的,野蛮的,比烂的,让人的精神世界渐渐荒原化的。

互联网的问题正在引发全球关注,而且越来越多是从批评性的角度 。索罗斯在达沃斯论坛上说, 谷歌、脸谱等巨头的垄断足以操控网络社会氛围,应该加强对它们的监管。 在中国,从社会文化角度看,情况可能更严重。网络空间 充斥 着巨头们营造的规则、氛围和公关豪言,但通过使用体验,用户不难发现,巨头们言行不一的情况很少收敛。

在这个A5,倡导“互联网+”、推崇互 联网思维、把互联网等同于未来,已经变成单一时尚。似乎不这样,就老土,就过时,就要被消灭。坐拥流量霸权的大公司,动辄就说要为线下赋能,其实,从价值观和商德的角度,真有资格吗?互联网公司的成功是大势所趋,了不起,但扪心自问,除了自身努力、人口红利、风险资本的不遗余力, 有没有线上线下规则不平等、监管不一致的“政策红利”的作用?有没有受惠于信息世界的劣币驱逐良币怪圈?有没有网络效应“赢家通吃”的恩赐?

在飞机上,心有不平的我一直在画图,想用一个结构,把跟恶相关的成功表达出来。直到飞到北京,感受到新的风景。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