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治庆谈“跪着”挣钱:这才是离开微软后最大的财富经验

来源:互联网 / 作者:SKY / 2018-01-31 09:51 / 点击:
“人工智能不是用来炒作的,是拿来用的。”在去年的某个高峰论坛上,懂懂笔记曾听到演讲者发出这样一句警示,然而这股浮躁之风,过去一年来丝毫没有减弱。

一位朋友曾开玩笑说,三年前在外交换名片,要是和云计算大数据不沾边都不好意思拿出来;之后,名片上的热词换成了物联网,而去年又变成了人工智能。从 2017 年被定义为AI元年后,这一年时间无论是BAT等巨头还是小微创业企业,都在资本市场的推动下大干快上,浮躁自然在所难免。

浮躁过后 人工智能领域终将回归本质

严治庆谈“跪着”挣钱:这才是离开微软后最大的财富

面对行业内的这股虚火,有的企业选择往上靠,反正AI是个筐,什么都可以往里装;有的企业改弦易辙,抛掉原有业务专攻AI方向;而很多资本也忙不择路,唯恐砸钱慢了就错失良机。泡沫,自然也就浮现。

“我觉得这个泡沫短期会有,在国内不管是VC也好,还是企业创业也好,有一些泡沫也是正常的。” 23 日,百度总裁张亚勤在瑞士达沃斯演讲时坦言道,但他同时强调,“总的来讲,人工智能对中国经济的影响是深远的。”

“我们现在看到很多公司把这个概念炒得很火,或者把自己的算法标榜的很牛,这个做法其实早晚会歇菜的,因为最后你还是要回归商业本质。”同样系出微软名门,曾担任大中华区副总裁的严治庆,谈起这个话题也很坦率,他从 2016 年底离职创业开始,始终坚信企业的商业本质,依旧是要为客户创造价值,“你服务了多少客户,客户是不是愿意为你的技术或者解决方案买单,一年的销售收入到底有多少?你的增长速度有多快?炒作和浮躁过后最后还是要回归本质。”

曾带领团队用 18 个月时间在国内落地Azure公有云业务,又用一年时间把这块业务从 0 做到 1 亿美元。这样的经历让严治庆在创业历程中,反而更清醒地理解市场虚火与商业本质之间的沟壑。尽管新公司扩博智能一开始就聚焦在机器视觉技术,并且在西雅图设立了技术研发中心,但他似乎很“讨厌”人工智能这个帽子。

“其实在过去这一年,很多人都称我们是人工智能企业,我一直在说我们是一个专注机器视觉的公司。说实话我不大理解人工智能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但是机器视觉这个点是很扎实的。我们知道,能够用图像、用机器的能力在传统行业中找到一两个点,能帮助用户切实解决到他的问题,这就足够了。”

在众多懂懂笔记交流过的AI领域企业中,严治庆和他的团队绝对是特立独行的。别人都纷纷往机器学习、图像识别等AI方面努力靠拢时,他却分分钟想跳出人工智能这个大筐。不仅如此,这种撇关系的态度,还被韩国最大的投资机构KTB看中,在前不久领投了五百万美元的A+轮融资。

在这一轮融资中,除了KTB领投,还有GGV纪源资本和首建投资本等跟投方,这是扩博智能继 2017 年 6 月宣布接受GGV纪源资本首轮投资之后,获得的第二轮融资。

实际上,在去年获得首轮投资后,严治庆在与VC交流中就发现了一个明显的迹象:无数投资机构一听说项目与AI相关,都会纷纷接洽和沟通,但是往往在谈判落地前悄然退却,谨慎到令人无语。“这就是泡沫造成的结果。其实我觉得是个好事情,资本市场已经发现这里面一定是有泡沫的,但是这个泡沫什么时候破掉,不是很清楚。”在他看来,资本市场的谨慎是好事,业务真正落地的创业项目总会浮出水面,被资本真正挖掘出来。

实际上,浮躁与虚火对市场的影响,不仅仅是资本降温、谨小慎微,行业内人才的待遇暴涨、哄抬物价,用户被AI忽悠后产生的不信任等等,都会让技术的落地、应用的普及和市场的良性发展遭遇反噬,现在最需要的应该是深挖行业需求,夯实自己的内功。

那么,过去这一年时间,离开微软这座AI领域的黄埔军校后,严治庆和来自微软、亚马逊、Facebook、英特尔以及华为等企业的一众小伙伴都做了什么?在AI领域究竟2C还是2B的选择中,他们聚焦在了哪里?

如果用一个通俗易懂的景象来描述——他们一直在大大小小的超市里,面对营业员异样的目光,用相机为无数件商品拍照。

专注To B市场 零售行业凸显新的金矿

一个巨大的商机,正在零售行业发生。

目前中国已成为全球巨大的零售市场之一,甚至在 2018 年市场规模会达到10. 3 万亿美元(全球第一)。但是目前80%的零售业务还是在线下,这是现实,也是机遇。在严治庆看来,人工智能也罢,机器识别也罢,如何把这个行业的应用作深,做扎实,才是关键。

“我坚信这其中至少会成长出十几亿或者几十亿美金的生意。现在全行业在谈新零售,这当中可以看到线上巨头都在往线下渗透,都希望把线上线下打通。这个战略是非常正确的,但在这里面包含了一个巨大的挑战。”看到众多电商巨头都在布局线下,严治庆敏锐地发现,行业巨头对于人的把控,以及线下场景中打通人与物的“关联”存在海量需求。

无论是零售业还是品牌巨头,都需要左手有人、右手有物体(数据),将人和物体(数据)连在一起的时候,才可以真正去建立闭环。“对物的识别这一环,恰恰是我们现在在专注的长项,有了这些物体的点以后,我们可以很轻松的把人连在一起(形成面)。这就变成蛮好玩儿的一环了。” 在严治庆看来,他和团队成员在计算机视觉、深度学习算法方面的优势,恰恰能把商场上那无数的“商品”影像数据化,从而改变整个零售行业的运营效率。

术业有专攻,行业巨头不可能去做这样的动作——把商店和超市里几百万、几千万个SKU(最小库存单位)的图像数据抓取上来,图像识别毕竟有着一定的门槛。而严治庆和团队们,则会利用自己的技术优势,在这个方面深深扎下去,获取自己的价值。

但是技术优势是一方面,对行业的深入,还需要让算法不断地学习和训练。于是乎,这个团队的成员开始长时间“流连”于超市中,对着所有商品拍照,直到被营业员强行制止;接下来就是托亲戚朋友,看看谁家有超市的资源,带着设备就扎了进去。“我们几个核心团队的朋友亲戚一时间都很惊异,以为我们是要开超市连锁,有亲戚还在担心好好的外企不干了,为什么要辞职搞超市呀?”

从比较规范化的制式包装,到不断变化包装设计的快消品,再到几乎无法标准化的生鲜食品,每一个SKU的细化、量化、精准化都是挑战,如何用算法、模型去把商场中成千上万的商品“绘制”出来,并让系统理解和认知,成为严治庆和工程师们无数个通宵的“提神良药”。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