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口上的直播答题鼻祖HQ在美国是怎样炼成的?经验

来源:互联网 / 作者:SKY / 2018-01-17 22:07 / 点击:
据统计, 2017 年年底—— 2018 新年期间,中文互联网上已经有超过 6 款直播答题产品出现。360、映客、节操精选等特质迥异的科技公司相继入场,引发王思聪、腾讯

据统计, 2017 年年底—— 2018 新年期间,中文互联网上已经有超过 6 款直播答题产品出现。360、映客、节操精选等特质迥异的科技公司相继入场,引发王思聪、腾讯等投资方的疯狂追捧。短短两周之内,直播答题突然成为中文互联网的新风口。

没有一丝意外,这又是一次全民大跃进式的“Copy to China”。众多中国直播答题产品模仿和抄袭的,正是在美国爆红的直播答题应用HQ。

创始人的成功经验和对视频创业的疯狂迷信,一度让公司陷入财务危机。但当灵感突然降临,他们才意识到:自己创造了继Snapchat之后的下一个现象级产品。

这,就是HQ一波三折的创业故事。

故事要从 2012 年说起。

那年 6 月,Rus Yusupov、Colin Kroll和Dom Hofmann三人创办了一家名叫Vine的公司。Vine做的是短视频,对标Instagram,除了不能发静态照片,其它跟Instagram没什么区别。

Twitter想跟Facebook竞争,着急,于是在 2012 年 10 月份,Vine创立仅 3 个月之后就买下了它。三个联合创始人也跟着加入了Twitter公司。Vine仍是独立的产品,但跟母公司整合得更好了,成为了Twitter视频存放、播放和分享的官方平台。

风口上的直播答题鼻祖HQ在美国是怎样炼成的?

Vine上面诞生了不少被称为“Viner”的网红,产品月活用户一度达到两亿,虽然还是打不过Instagram,得益于对搞笑短视频的专注,发展倒也还算顺风顺水。至于Vine的三个创始人,刚被招来时Twitter也许诺给他们荣华富贵,让他们相信,自己的孩子在大平台上一定会活的很健康。

三年后,Twitter陷入用户增长和留存危机。时逢视频创业大火,按照比较正常的硅谷创业者思维,此时Twitter应考虑勇敢转型,就算不转,也该留着Vine。然而,Twitter选择了割掉这跟救命稻草,决定让Vine退役。

风口上的直播答题鼻祖HQ在美国是怎样炼成的?

Yusupov跟Kroll很快就办了离职手续,离开了Twitter再度创业。

Yusupov后来发过一条推文:不要卖掉你的公司!

Yusupov后来发过一条推文:不要卖掉你的公司!

这条没有上下文,没有对象的推文,毫无疑问影射了自己的遭遇。

当时的Twitter,已经有了尝试直播的打算(后来的Periscope)。Yusupov一肚子气没地方撒,竞业禁止协议什么的全忘了,决定跟Twitter对着干。他和Kroll创办了新公司IntermediaLabs,在 2016 年 10 月推出了一款直播应用,名叫Hype。

在满大街的直播应用里,Hype可以说是相对来说比较有意思的一款产品:直播+短视频融合。内容创作者在Hype上直播同时,把手机里保存的视频加入到直播里,实现一种丰富、有趣的视觉效果,而不是千篇一律的纯直播。

然而在手机直播这件事儿上,还真是Periscope做的最好。中国的千团大战、叫车大战能打三年,美国的直播大战打了不到一年,大约在 2016 年 9 月的时候,以Periscope的存活和手机直播鼻祖Meerkat的死亡而画上句号。

Hype的思路挺有意思,问题是晚了。如果不是成天研究外国产品(准备拿回来抄)的产品经理,你八成从没听说过它。

风口上的直播答题鼻祖HQ在美国是怎样炼成的?

好在,Yusupov和Kroll不是JackDorsey(Twitter创始人兼现任CEO)。对于这两位自认为更“新一代”的创始人,“既往不恋,纵情向前”是他们从Twitter在 2015 年的颓势和砍掉Vine整件事情中所总结出的经验。

很快俩人又做了一个应用,名叫Bounce——美国版抖音。

基本上是社会摇App……

基本上是社会摇App……

结果没打过在美国更早问市的Musical.ly。

Bounce打不过Musical.ly,Hype打不过Periscope,Vine被Twitter关掉。Yusupov和Kroll在短视频领域的三次对(chao)标(xi)式创业,均以失败告终。再头硬的人,这时候也有点懵了。Vine(在没被关掉前)的成功,就真的不能复制了么?

他们不服。

如果真的有创业之神,在硅谷有原创精神的创业者应该更受关照——当然,不一定非得是完全独家的新东西。Facebook重新发明了Friendster和MySpace,JackDorsey简化了博客,用新瓶装旧酒,把旧东西玩出新把戏的人通常运气也不错。

二人开始思考:如果有一样东西,足够经典,所有人都知道、能轻易上手,还可以跟视频发生关系,它应该是什么呢?

Yusupov灵光一闪,想到了抢答。

《Jeopardy!》和《WhoWantstobeaMillionaire?》对于美国人,就像《幸运52》和李咏对于中国人一样熟悉。这么说无疑暴露年龄,但抢答是让所有人(至少包括所有千禧世代和更老的人)都能爱上的电视综艺种类。

竞答节目是 20 年前为数不多的电视娱乐节目当中最受欢迎的一种,直到娱乐节目格外丰富的今天,仍然有不少忠实观众。《幸运52》的确已经在 2008 年停播了, 1964 年首播的《Jeopardy!》和诞生于上世纪末的《WhoWantstobeaMillionaire?》却一直持续到今天……

风口上的直播答题鼻祖HQ在美国是怎样炼成的?

Yusupov的灵光一闪,并非一个不切实际的疯狂想法:在当年那些热门的电视竞答节目中,本就有热线电话的设置。电视抢答并不是专属于节目上的参赛者的游戏,广大观众老百姓们在 20 年前就可以通过电话——当时大部分人们家里最先进的通讯科技产品——参加到竞猜当中。

做视频直播答题,绝对是有群众基础的,此为人和; 20 年过去了,电话变成了智能移动电话,技术上可行,此为地利;当时已经有不少答题应用(如QuizUp等),但没有通过视频直播做的,也没人想到竞答游戏的机制可以和当下最先进的直播技术结合,在手机上重现 20 年前电视竞答节目家喻户晓的盛况……此为天时。

天时,地利,人和。这次想不成功都难。

和一般的创业项目“万事俱全只差程序员”不同,Yusupov和Kroll开发经验已经丰富了。他们的问题是在钱上。视频创业带宽成本高,直播更是视频创业里烧钱最疯狂的方向。搞完了Hype和Bounce,二人已经没多少钱了。

于是他们找到了光速创投(Lightspeed Venture Partners)的合伙人Jeremy Liew。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