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缘计算是云计算的终结者?No,云计算巨头们正在推动边云协同!云计算

来源:互联网 / 作者:SKY / 2018-09-12 20:09 / 点击:
关于边缘计算我已经谈过很多次,或许你也注意到了,进入2018年之后,边缘与云端的微妙关系正在被业界重视起来,物联网的发展令原本基于互联网构建的基础设施逐步

9月15日技术沙龙 | 与东华软件、AWS、京东金融、饿了么四位大咖探讨精准运维!

关于边缘计算我已经谈过很多次,或许你也注意到了,进入2018年之后,边缘与云端的微妙关系正在被业界重视起来,物联网的发展令原本基于互联网构建的基础设施逐步翻转,正在经历一次螺旋式的更迭过程。

2016年底,在Gartner数据中心年度会议上,硅谷风投大佬A16Z合伙人Peter Levine曾说边缘计算云计算的“终结者”。经过接近两年时间的验证,边缘计算和云计算的关系更加清晰,两者并非互斥关系的基本论调已奠定。由于边缘计算解决了“最后一公里”云原生应用的供应问题,成为了云计算在未来发展中的重要落地支撑,边缘计算与云计算势必彼此融合,来到“边云协同”的新阶段。

微信图片_20180912091757

就像配电网将电力从降压配电变电站出口输送到最终用户端,边缘计算形成的网格将云原生应用从最后一公里处配送至互联万物,提高关键应用程序的性能、提升实时处理能力、改善安全性和可靠性,很大程度上弥补了云计算在IoT领域实践中的短板和掣肘。

通过由边缘与云端形成的多层混合架构,以及随之而来的“边云协同”效应,更能综合发挥两者的优势,促进物联网基础架构迎来一次全面的升级。

边云协同的主要推动者竟是三大云计算巨头

如何直观的解释边云协同效应?华为企业业务总裁阎力大的比喻最为妥帖。他说,在无脊椎动物中,章鱼的智商最高,因为它拥有巨量的神经元。这些神经元60%分布在八条腿(边缘)上,脑部(云端)仅有40%。看起来用“腿”来思考并解决问题的章鱼,在捕猎时各条“腿”从来不会缠绕打结,这得益于它们类似于分布式计算的“多个小脑(边缘)”和“一个大脑(云端)”协同工作。

纵观全球,我们惊奇的发现,边云协同的主要推动者,恰是边缘计算曾经试图“终结”的云计算巨头们。

微信图片_20180912091806

云计算目前仍是一个快速扩张的市场,根据预测到2021年云计算的市场规模将达到3000亿美元。领跑“三人行”亚马逊、微软和谷歌之间的排位争夺战从开始就没消停过,物联网A5业必将愈演愈烈。

基础设施即服务、平台即服务、软件即服务…一切尽在服务。为了谋求进一步扩张,AWS、Azure和Google Cloud不约而同的看到了来自两个方向的发展动力,一是由各种SaaS提供的增值云服务能力形成的推力,另一个是由边缘计算将云原生应用带入到各种智能终端形成的拉力。

边缘计算是一种分布式基础设施,计算资源和应用服务沿着从数据源到云端的通信路径分布。由于边缘计算能够提升云计算的时间维度价值,从而“淬炼”成业务绩效,更好的满足各种合规性的要求,具有更佳的数据隐私保护能力和安全性,是拉动云平台业绩的有效手段。

微信图片_20180912091811

巨头们的边云协同路径推进得可谓整齐划一,亚马逊的AWS Greengrass、微软的Azure IoT Edge、谷歌的Edge TPU和Cloud IoT Edge相继推出。各家的商业模式也相当趋同,在边缘侧以免费或开源的方式,将云原生应用的“电力”配送到位于“最后一公里”的工业机器人、风力发电机和各种生产线的边缘设备当中。

当然,对边云协同万分看好的企业并不仅限于三大巨头。HPE、IBM、思科、SAP等知名企业,Foghorn、IOTech、Falkonry等初创公司纷纷表示加我一个。

值得关注的是,在上周刚刚结束的VMworld 2018峰会中,VMware发布了最新的边云协同战略,Dell EMC、Pivot3、Veeam、Extreme Networks等公司联合展示了多款边云协同产品。

边云协同中的“边缘”千人千面

边云协同首先需要克服的障碍有很多层面,但最基础的一个,是对于“边缘”认知的不一致性。

边云协同中的“边缘”在哪里?这恐怕是最常见的问题之一。与云平台不同,对于边缘的理解可以说是千人千面。

工业互联网联盟IIC在白皮书《Introduction to Edge Computing in IIoT》中给出的解释是:边缘是一个逻辑概念,而并非一个物理划分。同时IIC也给出了边缘计算需要考虑的共性能力,包括分布式数据管理、数据分析、统一业务编排、连接能力和安全性。

微信图片_20180912091816

因此对于不同的个性化应用来说,“边缘在哪里”是一个“千人千边”的开放性问题,从应用角度来看,边缘的位置取决于业务问题需要解决的“关键目标”。

微信图片_20180912091820

因此从最终用户和服务提供商的视角来看,边缘所处的位置并不相同。因此在由ARM、Vapor IO、Ericsson UDN等公司联合起草的白皮书《State of the Edge 2018》中,定义了两种边缘,运营商视角的基础设施边缘和最终用户视角的设备边缘。

基础设施边缘是指位于“最后一公里”的网络运营商或者服务提供商的IT资源,其主要构建模块是边缘数据中心,通常在城市及其周边以5-10英里的间隔放置。

设备边缘是指网络终端或设备侧的边缘计算资源,包括传统互联网设备,比如PC和智能手机等,以及新型智能设备,比如智能汽车、环境传感器、智能信号灯等。

微信图片_20180912091825

基础设施边缘和设备边缘虽然同属于边缘计算的范畴,但是两者的定义、关注点、核心能力(包括在计算和存储能力、网络资源规模等)方面的差异极大。

由于边缘计算千人千面的基本特征,因此在边云协同的过程中,不同层次的边缘与云平台之间构成了多层结构,应用程序的工作负载通过在各个层次之间动态分配资源来调度。基础设施边缘和设备边缘都可以被视为集中式云平台的补充,甚至是现有云平台的扩展。

微信图片_20180912091829

由“千人千边”衍生的另一个问题是,对于边云协同的市场规模估算的不一致性,导致不同企业对边云协同的重视程度相差极大,边云协同的重要性很容易被高估或者低估。

看好边缘计算的激进代表包括戴尔公司的首席执行官兼董事长迈克尔·戴尔,他说:“我认为边缘将比云更大。”

不同的市场研究机构也对边缘计算市场给出了各自的估算。

Gartner预测到2021年,由于考虑到时间延迟和带宽需求,40%的大型企业会将边缘计算纳入项目范围,2017年这一比例仅为不到1%。

IDC预测到2020年,边缘计算的相关支出将占到物联网所有支出的18%。到2022年,物联网的整体支出将达到1.2万亿美元,而边缘计算的相关支出则为2160亿美元。

Grand View Research认为到2025年,全球边缘计算市场将达到32.4亿美元,复合年增长率超过40%。

Transparency Market Research估算2017年全球边缘计算市场约为80亿美元,并预计到2022年底将达到133亿美元。

Stratistics MRC对于2017年的市场估算与Transparency Market Research一致,约为80亿美元。Stratistics MRC还进一步预测到2026年,边缘计算的市场规模将达205亿美元。

如何通过边云协同进行有效的数据分析?

阅读延展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