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据引导你的行为”:大数据背后的权力与不公大数据应用

来源:互联网 / 作者:SKY / 2018-04-02 18:11 / 点击:
国内有网友发现,同样的商品或服务,老客户看到的价格反而比新客户要贵出许多,在机票、酒店、电影、电商、出行等多个价格有波动的平台都存在类似情况。这在互联

“数据引导你的行为”:大数据背后的权力与不公

大数据A5个人的信息安全,正成为国内外舆论关注的焦点。

国内有网友发现,同样的商品或服务,老客户看到的价格反而比新客户要贵出许多,在机票、酒店、电影、电商、出行等多个价格有波动的平台都存在类似情况。这在互联网行业被称作“大数据杀熟”。另外,李彦宏在中国高层发展论坛上就个人信息利用问题发表的观点——“我想中国人可以更加开放,对隐私问题没有那么敏感。如果他们愿意用隐私交换便捷性,很多情况下他们是愿意的,那我们就可以用数据做一些事情。”此言一出,李彦宏成为众矢之的。

国外,Facebook也遭遇了数据泄露丑闻。根据一名剑桥分析公司员工的爆料,该公司在用户不知情的情况下,秘密分析了大约5000万脸书用户的个人资料,以此制定个人化的政治宣传,预测并影响选民投票,帮助美国总统特朗普赢得2016年的大选。

Facebook很快遭到了市场的惩罚,股价蹭蹭往下掉,市值蒸发500多亿美元。这一丑闻愈演愈烈,国外发起了#delete Facebook(删除Facebook)运动,埃隆·马斯克站出来当起了表率,注销了自己两家公司SpaceX和Tesla在Facebook的官方主页,越来越多的网友参与其中。并且,因为影响选举,数据泄露还上升为政治事件,引起了英美等国政要的“强烈不安”。

很长一段时间以来,我们享受到了大数据A5带来的种种便利,而忽视个人信息被攫取和利用的巨大风险。我们本以为逃匿在网络空间是为了“隐身”,可在互联网企业眼里,我们其实是在“裸奔”。人们关于个人信息安全的保护意识,开始苏醒。

数据引导你的作为

此次涉及非法收集用户信息的数据公司“剑桥分析”由共和党大金主、对冲基金亿万富豪罗伯特·默瑟投资,美国总统特朗普前首席战略顾问班农担任董事,与特朗普有着千丝万缕关系。

在纽约的一次公开演讲中,剑桥分析的CEO 亚历山大·尼克斯曾分享过这个公司的运作“秘密”:他们会对成千上万名调查者进行心理分析,并将他们分为32种不同的人格,然后融入选民的Facebook足迹、消费足迹和投票记录等,最终分析并影响他们的投票行为。也就是说,根据数据对每一个用户画像的捕捉,它就可以比用户的朋友更了解他。

在剑桥分析网站的首页,一行大字醒目而跳脱,Data drives all that we do(数据引导你的作为);而剑桥分析政治服务部门的广告语是:“我们定位你的选民,打动他们让他们采取行动。”在官网上,剑桥分析列出了自己的光荣业绩:“为五大洲超过100场竞选提供支持;仅在美国,我们就为赢得总统选举、国会选举和各州选举发挥了关键作用。”

数据在引导你的作为——表面上看这有些危言耸听,但当你足够多的数据被收集合并归纳之后,数据的确可以做到。

数据是社交媒体的生命线。为了提供准确的定制化、个人化信息服务,让资讯的推送与用户的偏好吻合,都需要对用户进行画像。而画像的基础数据,就是个人的身份信息、浏览习惯等。一旦你在互联网上有任何行为,比如进入某个APP,购买某样东西,阅读某篇文章,其实都在被记录、被分析。你的一切信息都会成为别人的数据库,被用来给你画像。

过去,这一切被统称为大数据,一直以来,舆论对大数据A5多持一种乐观态度。的确,数据潜藏着丰富的价值,比如大数据分析是更好的决策工具,很大程度便利了我们的生活……但对于数据对个体行为的引导,则缺乏足够的重视和警觉。

国际网络安全专家施奈尔(Bruce Schneier)在《隐形帝国》一书里写道:“脸书(facebook)只是根据按赞的动作,就可以推测一个人的种族、个性、性向、政治意识形态、感情状态和药物使用情形……”

谷歌公司研究员François Chollet在泄露事件后发表了一系列推文,警告说Facebook的问题不仅仅是隐私泄露或缺乏信任,而是由AI驱动的Facebook很快就会成为“极权主义的圆形监狱”。他在抨击Facebook的文章中写道:“不透明的社交媒体算法正在越来越多地决定我们阅读哪些文章,我们与谁保持联系,我们阅读谁的观点,获得谁的反馈。经过多年的训练,算法对我们所消费信息的处理使得这些系统在我们的生活中掌握了相当大的权力,决定了我们成为什么样的人。”

凯文·凯利认为,技术狂热是我们的一种自然状态,我们喜爱我们的东西,并且由它们引导。互联网公司先是大量收集你的数据,巨细无遗地捕捉、收集进云端数据库,对你进行数据画像,再根据你的画像不断向你投递个性化的信息流和广告,你习惯了这种信息接收方式,成为被种种信息喂养的你——技术瓦解了“自我的真实”。久而久之,互联网公司推送的信息就能够影响你的决策,“数据引导你的作为”成为一种现实。

无处不在的信息泄露

剑桥分析是如何攫取个人信息的?

2013年,当时在剑桥大学工作的研究者科根做了个性格测试软件,除了受访者本人之外,该应用还能收集受访者Facebook好友的数据资料。一共有约32万名美国选民参与了此次测试,但加上每人的Facebook好友,科根一共收集到了超过5000万Facebook用户的数据。后来,这些收集时号称被用作学术研究的信息,被转手给了剑桥分析。

Facebook的核心问题在于,它轻易地将用户数据分享给第三方。科根此前被允许收集Facebook用户信息,但仅限于学术目的,但它顺走了其他4000多万用户的信息,未得到用户许可,且在未经允许下将个人数据卖给另外的第三方,这才是最令人愤怒之处。

但环球同此凉热,未经允许被窃取信息并被利用的现象,在国内也非常普遍。支付宝在“年度账单”的首页让不少用户默认勾选了“我同意《芝麻服务协议》”以套取用户数据,他们的信息将“被同意”分享给第三方。腾讯方面,不少人质疑微信偷看用户聊天记录。今日头条被质疑利用手机麦克风获取用户数据隐私。“手机百度”、“百度浏览器”两款手机APP涉嫌在消费者安装前,在未告知用户、未取得用户同意的情况下,获取“监听电话、定位、读取短彩信、读取联系人、修改系统设置”等各种权限……

阅读延展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