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顶尖大学是如何使用大数据的?大数据应用

来源:互联网 / 作者:SKY / 2018-03-05 20:10 / 点击:
从学费个性化到成绩管理,高校运营日益受到数据的驱动。“你可以说它大胆、疯狂,甚至傲慢自大。但我觉得:如果乔治亚州立大学要做一件大事,就应当以此为目标—

欧美顶尖大学是如何使用大数据的?

从学费个性化到成绩管理,高校运营日益受到数据的驱动。

“你可以说它大胆、疯狂,甚至傲慢自大。但我觉得:如果乔治亚州立大学要做一件大事,就应当以此为目标——一旦实现,就将改变世界。”

乔治亚州立大学校长马克·贝克(Mark Becker)回想起2009年刚上任时做出的决定:在有关该校宗旨的表述中,修改有关学生留存率和毕业率的措辞,并将其放在更优先的位置上。

这个目标是:“证明各种背景的学生都能以很高的比例,实现学业与职业上的成功,使乔治亚州立大学成为本科教育在全美的典范。”至于如何实现该目标,当时的他毫无头绪。然而,不到三年,该校的黑人、西班牙裔、低收入以及家中第一代上大学的学生毕业率就与全体学生持平了,这在美国高等教育领域尚属首次。

贝克实现这一重大里程碑,全仗数据分析,即人们常说的大数据。这需要收集大型数据集并加以分析,揭示模式与趋势。各大学越来越多地利用这种方法对学生和教职员工进行高效的支持和管理,并制定战略管理决策。

美国的高等教育领域一直面临学生留存率的问题,关键原因是课程收费高,以及学生准备度低。根据美国国家教育数据中心的数字,就四年制学位教育而言,三分之一的学生未能在六年内毕业。

但一些群体的这一比例更惨,比如非白人学生、家中第一代大学生,以及来自低收入家庭的学生。举个例子,每十名黑人学生中,只有约四人可以在六年内毕业。因此,美国院校的毕业率在很大程度上与招收的学生有关,表现最好的院校,其招收的富家子弟的比例通常较高。

欧美顶尖大学是如何使用大数据的?

乔治亚州立大学是一所大型研究型大学,但学生构成却不同于相似院校——它有半数以上的学生来自低收入家庭。“在美国,这些学生的毕业率数据令人愕然,于是,我们就开始行动,想证明这是可以改变的,”贝克说。

在副教务长蒂莫西·雷尼克(Timothy Renick)的带领下,贝克的团队展开了一番调查,他们发现,在乔治亚州立大学,很多学生都在努力攒学分,却始终够不上毕业线。之前没有人注意到的是,学生们经常错选跟专业不符的课程,或是早选了高阶课程,于是不得不补课以追赶进度,或是挂科重修,浪费时间与精力。

该团队总结认为,其原因在于没有提供合适的指导机制——而对贝克而言,在提升毕业率的征程中,这个问题算是比较好解决的。“当时我们就决定,要投身大数据,要设立全校园范围的学生顾问组织,”他说。

在他意识到这一点的同时,教育领域数据分析的新技术也开始涌现。2011年,乔治亚州立大学率先引入软件供应商Education Advisory Board。该公司在校园里用几周时间构建出一个系统,专门追踪学生们每天做出的成千上万个决定,并以此为据,预测他们的学业成绩。

该公司使用每个学生前十年的数据,加上他们在乔治亚理工大学的分数与课程,开发出一个模型,并加以校准。该模型于2012启动运行。每天晚上,系统都会检查该校3万名本科生的800多个相关变量,标记出模型认为会遇到困难的学生。

欧美顶尖大学是如何使用大数据的?

这些数据包括所选课程、出勤记录和成绩。但每个变量与不同学生的相关度各有不同:很大程度上要看选课情况与行为表现。举个例子,对英语专业的学生来说,数学课得B-也许问题不大,但对化学专业学生来说,这可能就是麻烦的征兆。在这种情况下,系统会给学生及其指导教师(advisor)发出电子邮件或短信,请他们碰头讨论这一问题。启动后的头一年里,该系统发出了5万条这样的消息。

效果立竿见影。“第一年,辍学率就下来了,毕业率就上去了,”贝克说。乔治亚州立大学的平均毕业时间缩短了半个学期。相对于2012年毕业的学生,2016年毕业的学生少花了1500万美元的学费。而学生留存率每上升1个百分点,校方的投资回报就增加300万美元。

贝克说,没有数据分析,这一切都不会实现。对他而言,数据分析妙就妙在:有了它,大学能以一种可负担的方式,针对数万名学生实现教育体验的个性化。“我们的系统现在所做的,就是小型院校的教授所做的,也就是看好学生们。看到什么就设法干预。”

欧美顶尖大学是如何使用大数据的?

除了乔治亚州立大学,大学创新联盟(University Innovation Alliance)另外10家院校也使用大数据提振学生成功率。该联盟成立于2014年,由美国公立研究型院校组成,专门解决接受过大学教育的美国劳动人群的需求。在2014年的一场白宫活动上,该联盟的成员宣称,未来十年,他们的毕业生人数将额外增加6.8万人,该计划的核心就是预测型分析。按照现在的进度,他们将超越上述目标,实现9.4万人的增长。

在联盟成立时,包括乔治亚州立大学在内的三个成员院校就已经在使用数据分析。这些“导师”院校计划通过实践,检验不同的大数据战略,并将成功的战略加以推广,辅助联盟内各院校的管理决策与学业规划。在乔治亚州立大学,另一个正在使用大数据的方面就是招生。接受了入学邀请但尚未注册的学生可以通过短信提出疑问,而聊天机器人会搜索常见问题数据库,给出相应的答案。这些学生“跟非人类展开短信对话,他们自己可能都不知道,”贝克说。

亚利桑那州立大学是联盟内另一家导师院校。负责学生学业的副教务长阿尔特·布莱克莫尔(Art Blakemore)表示,大数据渗透到了该校的方方面面。比如最近,该校将大数据引入课堂,将目标对准了学生学习道路上最大的拦路虎之一:数学。“很多学生进入亚利桑那州立大学时,对大学数学都没有做好充分的准备,” 布莱克莫尔说。他表示,这个问题在美国各地的高校都存在。

欧美顶尖大学是如何使用大数据的?

为克服这一难题,该校废除了一视同仁的数学课程,取而代之以“数学商场”,学生们自行安排时间,在辅导员的帮助下,坐在电脑前学习课程内容。

阅读延展

1
3